网站首页 >> 会员展示 >> 文章内容

云南昊龙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日期:2013-11-04]   来源:昆明市昭通商会  作者:昆明市昭通商会   阅读:18970次[字体: ]

    昆明市昭通商会会长单位云南昊龙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3月,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公司现已形成以矿产、水电、房地产、建材为主业,化工、建筑、物流、服务业等多业并举的格局。集团控股参股公司30家,总资产已超70亿元,从业人员7000余人,包括了350名下岗职工和100名残疾人。

    云南昊龙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在云南、贵州、西藏等地拥有银铅锌矿山14座;有铅锌采选厂6个,年产铅锌精矿8万金属吨;有年产10万吨电炉粗锌厂、10万吨硫化锌焙烧生产线各一个,年处理20万吨硫铁矿制酸、60万吨电石、20万吨重钙、20万吨氢钙、5万吨粗锌精馏等项目正在建设之中。公司拥有昭通巧家县年产100万吨水泥厂、鲁甸县年产60万吨水泥厂及水富县年产60万吨水泥粉磨站各一个;在昆明、昭通等地相继开发了牛栏江黄角树水电站、巧家清水河水电站、禄劝普渡河铁索桥水电站等7个中小水电站,总装机达50余万千瓦;昆明、昭通两地 2000余亩房产开发项目也于2010年启动建设。

    公司多次被税务部门授予纳税先进单位称号,先后跻身于昭通市私营企业50强、云南省民营企业100强、云南百强企业、云南省优强企业、中国民营企业综合竞争力50强之列。

昊龙集团在自身不断发展壮大的同时,一直在积极努力向社会回报,多年来,公司向社会公益事业捐款累计达3亿元,善款惠及教育、卫生、社会公益、救灾、扶贫、市政、交通、新农村等领域及困难群体。

公司注重科学的经营管理,努力创建昊龙文化。昊龙员工始终坚持“我们不是最好,但我们会做得更好”的企业发展理念,以“讲质量、重信誉、守合同”为宗旨,建立健全以质量管理、成本管理、财务管理为核心的目标责任制,全力打造“青春昊龙、和谐昊龙、品牌昊龙、百年昊龙”,努力为中国西部地区社会经济发展做出贡献。  

 

昊龙是一个传奇

而马永升就是这个传奇中的创富英雄

 

马永升先生简介

马永升,男,回族,19654月生,昭通市鲁甸县人,大学本科学历,中共党员,现任云南昊龙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兼总裁。主要社会兼职:政协云南省委员会委员、云南省工商联副主席、云南省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云南省中小企业发展协会副会长、云南省乡镇企业协会副会长、昭通市人大代表、昭通市政协常委、昭通市工商联副主席、政协鲁甸县第七届委员会副主席、昆明市昭通商会会长。

    永升投身民营企业以来,以发展为第一要务,用敏锐的眼光、清晰的思路、过人的胆识、超前的意识、坚韧的毅力和顽强拼搏和精神带领昊龙员工,艰苦创业,使企业每年上一台阶,为社会做出了突出贡献,业绩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个人荣誉满身。

永升的个人荣誉不胜枚举,除具有“省优秀企业家”、“省劳动模范”、“省优秀非公有制企业家”、“省优秀工业企业家”、云南省第一届“光彩之星”多种荣誉称号外, 还获得了“全国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中华全国总工会和中华全国工商联授予全国“关爱员工优秀民营企业家”称号;荣获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中华慈善奖”;200812月被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授予“抗震救灾先进个人”荣誉称号;20094月荣获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光彩事业突出贡献奖”, 20097月荣获中华慈善总会“中华慈善突出贡献人物奖”等,不一一列举。

永升在发展的同时不忘回报社会,在积极地支持地方建设、参与公益事业等方面对社会捐资已近3亿元。多次荣登胡润慈善榜,是云南屈指可数的慈善家。

马永升先生出席第六届中国回商大会,图为与会期间与外国朋友进行广泛交流。

 

人杰地灵 日新月新

——从鲁甸的人文历史传统解读今日昊龙现象  

 昊龙是一个传奇而马永升就是这个传奇中的创富英雄

 从十多年前的10几条人枪,到今天的6500名职工,从一个小建筑队发展到中国民营企业最具竞争力的50强,从一个小老板到2009年胡润财富榜的云南首富和云南首善,昊龙和马永升只用了12年时间——这就是外界热议的关于“财富、责任、梦想”的“昊龙现象”。
    昊龙诞生和成长于乌蒙大地,那么,昊龙崛起的背后,有没有一种来源于地域和文化的特殊力量呢?如果我们把目光投向鲁甸的历史深处,我们会惊讶的发现,今日昊龙现象似曾相识,鲁甸的千百年历史一直反复重复着三个关键词:英雄、事业和财富。
   就让我们走进鲁甸的历史,寻找昊龙腾飞的历史和文化的基因吧!

一、望帝故里: 英雄的业绩从鲁甸出发
    鲁甸县桃源乡野石村有一个大型的青铜器时代遗址,云南省文物部门组成的专家组对野石山进行了小面积发掘,仅在425平方米的面积,就清理出文化层5层,出土了大量的罐、碗、缸、壶、杯、盖、纺轮等陶具,其中以束颈垂腹耳罐、折沿碗、三系壶、带流器最具代表性。出土铜器13件,有锥、锛、削等。出土石器100件,有锛、斧、箭镞、纺轮、双孔刀等。据碳十四测年报告,该遗址年代在距今3200年左右,为青铜器时代一个大型村落遗址。
   显然,早在三千多年前就有人类在鲁甸繁衍生息。在那个遥远的年代,为什么就会有如此发达的制陶、冶炼技术呢?这跟一个十分重要的人物和神秘的“三星堆”文化密切相关。
   据西汉杨雄《蜀王本纪》载:“有一男子,名杜宇,从天堕,止朱提。有女子名利,自江源井中出,为杜宇妻。乃自立为蜀王,号曰望帝……”晋常璩《华阳国志》中也有相似的记载“后有王曰杜宇,教民务农,一号杜主。”可以看出,杜宇和其妻梁利均是地地道道的鲁甸朱提山人。
   后来,杜宇部落凭借与梁氏部落联姻,壮大了势力,不断向北方扩充势力,最终打败了在郫邑称王的鱼凫氏族而建立了蜀中第一个王朝。正如刘少匆在他的《雾中王国——神秘的三星堆》一书中所说:“杜宇一族崛起于更南的昭通。”正因为如此,在鲁甸野石青铜器时代遗址出土的石器、陶器和青铜器,它们的纹饰、器物造型、材质就跟“三星堆”的出土文物有了相似之处。2007年12月,中央电视台和四川电视台与“三星堆”博物馆联合组成题为“寻访南丝路,探秘三星堆”的考察团来到鲁甸,先后到了野石山、乐马厂等地进行察看,并详细查看了鲁甸文管所馆藏出土文物,他们对鲁甸野石山出土的少量青铜器很感兴趣。“三星堆”博物馆馆长肖先进先生说,他们终于“在鲁甸看到了‘三星堆’文化的影子。”

   让我们走出历史回头看昊龙,显然,在乌蒙母亲怀抱中实力不断壮大的昊龙集团选择了和杜宇部落同样的走出去发展战略。今年6月份,昊龙集团作为战略投资人,以1.8亿元人民币增资云南空港百事特商务有限公司,并持有45%的股权。云南机场集团确认,这是迄今唯一第一笔,也是最大一笔民营资本参与昆明新机场相关基础设施建设。也是在今年7月,经云南省人民政府批准,昊龙集团参股的云南昊华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正式开业。据了解,昊华担保公司注册资金3.8亿元人民币,是目前云南159家担保公司中规模最大的一家。
 
二、朱提银都:矿冶业千年不变的创富传奇
   鲁甸的历史文化,最为耀眼的就是朱提银文化。
   关于朱提银,古籍中多有记载。如《汉书.地理志》:“朱提,山出银”。《后汉书.郡国志》:“朱提,山出银、铜。”可见在两汉时,朱提就是重要的银、铜产地。王莽发行“银货二品”新货币,其一就是朱提银。《汉书.食货志》:“朱提银八两为一流,值一千五百八十,它银一流值千。”可见朱提银质量之好。1935年与“建初八年朱提造洗”同时发现的朱提银块,经化验分析,含银达42%,其余为锡等杂质,王献唐先生认为是海内“绝无仅有”的传世汉银铤。正因为朱提银名重海内,故“朱提”也就成了银的代称。“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韩愈也在他的诗作中不无自豪地炫耀:“我有双银盏,其银是朱提。”

   《滇系.赋产》说:“银亦上市,军国之巨政也。中国货币出于滇,次则岭粤之花银,来自洋船,它无出也……皆滇产银盛时,内则昭通乐马……故南中富足,且利天下。”据此说明,乐马银厂所生产的白银,曾经驰名中国,享誉寰宇。乾、嘉时期,中国云南昭通府“乐马银厂”为国内最大的企业。据载乐马银厂所生产的白银其量多、质优,厂民多达十万多人。所以人们称“乐马银厂”所在地鲁甸为“银都”,并不是夸大或溢美之辞。
    乾、嘉年间,鲁甸厅乐马厂的白银生产量,在当时的全国金融市场流通量中占有重要地位,据传说:清政府在北京紫禁城门外竖有一块碑刻,载全国各省府州县厅地名,由于乐马厂在鲁甸厅境内,很多即将外放的官员们,都想来鲁甸厅过一下“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官瘾,纷纷走到这块碑前,找到鲁甸厅三个字,用手指划,由于划得太多了,其碑刻上面的字都凹陷下去。
   历史上,很多人通过冶炼朱提银实现了自己的财富梦想。据《皇朝经世文编》记载,云南总督岑毓英奏云南矿业“从前大厂十数万人,小厂亦不下数万。很多前来淘金的人,圆了自己的发财梦。比如一位叫钱与华的,仅仅局限于乐红银厂的金丝硐,办厂过程中,都缴纳了课银几万两。还有一个叫“李登贵”的人,于清雍正八年来乐马厂办厂,经过一生努力,终于积累了“万余镒”的财富,相当于今天的二十几万两白银。
   让我们再次比较昊龙,同样也是选择了矿冶,实现了自己的财富梦想。只不过历史上的鲁甸人,主要是采银,而马永升选择的,是和银拥有同一样颜色的金融锌。1998年12月,在鲁甸县委、政府的支持下,昊龙抓住国企改革的机遇,兼并了当时资产只有148万元,负债高达285万元的鲁甸县矿业公司。从此,昊龙开始涉足矿产开采及选冶产业,一年后,随着地质勘探的重大突破和公司采选冶技术的革新,到了2005年,昊龙就已实现销售收入3.8亿元,公司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巨变。

三、创富英雄:鲁甸人自古多“首富”
   如果说杜宇是鲁甸彝族历史人物的代表,那么汉族的历史名人应该首推“西南首富”李耀庭。
   李耀庭(1836-1912),名正荣,云南鲁甸人,出身贫苦。因得天顺祥票号老板王兴斋赏识,而于光绪六年(1880年)来渝,任其渝号管事。渝号虽属分号,在李耀庭接任后却成为该票号业务指挥中心。因其擅长经营,天顺祥所设分号便迅速扩展到15个省(其时共18省),并在香港、海防设立了代理处,从而使天顺祥跃升为南帮票号之首。李耀庭因此而分得巨额红利,同时其自营盐号祥发公司亦发展成为川东最大的盐号,成为“西南首富”。
   李耀庭曾在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慈禧西逃的时候贡银济困。也曾在赞助孙中山革命,在老百姓遭遇自然灾害而生活困难时,带领重庆商贾慷慨解囊,为维护川江航运权,还投资白银三万两,开办“川江轮船公司”,捐资发动肇和舰起义。他的义举、善举不胜枚举。不仅如此,李耀庭还支持两个儿子参与辛亥革命。
   李耀庭自1880年入天顺祥,至1911年结束,经营天顺祥长达31年,煊赫一时。创造了富可敌国的巨额财富财富。其晚年在重庆城西鹅项颈修建的礼园,占地数十亩,背倚山城,高挑出世,挟两江而西望,揽尽雄、险、旷、秀的自然风光。而且院内建筑精巧,风景优美,其园林之盛,甲于西南。蒋介石曾经占用鹅岭公园并将其作为陪都“行宫”。重庆谈判时期,蒋介石正是在如此富丽堂皇的私家园林别墅里,先后会见了周恩来和毛泽东,并与毛泽东在别墅门前留下了一帧举世瞩目的合影。 
    历史总是有惊人相似之处,在曾经走出“西南首富” 李耀庭的鲁甸,2009年,又走出了一位“云南首富”的回族企业家马永升。
   2000年,马永生带领的昊龙公司实现总产值3910万元,创利税800余万元,跻身“云南省民营企业100强”之列。2003年,公司实现总产值1.2亿元,上缴税金604万元。2007年,公司实现总产值13亿元,上缴税金1.68亿元,同年,公司跻身于中国民营企业综合竞争力50强,排至第11位。2008年,受金融危机的影响,公司仍然实现总产值7.5亿元,上缴税金1.0061亿元。2009年,昊龙集团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拥有29个独立核算机构,总资产达40亿元的集团化民营企业。
   2008年“5.12”地震发生后,昊龙集团通过云南省光彩会捐赠1120万元用于帮助汶川等地震灾区恢复重建,此项捐赠是我省非公经济企业向四川汶川地震灾区捐赠的最大一笔捐款。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三届四次理事会在北京召开,马永升荣获了“中国光彩事业特别贡献奖”。这是中国光彩事业创立15年来首度评选的大奖,也是该荣誉云南省唯一获得者。作为企业法人,马永升一手缔造了昊龙这个民营企业的腾飞传奇。这个曾经的农家子弟,这个曾经的人民检察官,曾经的小型集体企业的厂长,通过自己的打拼,成为了2009年胡润财富榜云南首富、胡润慈善榜云南首善。
   从李耀庭到马永升,一个西南首富,一个云南首富,两个财富英雄,相继出于鲁甸,只能再次说明:鲁甸,人杰地灵,所言不虚!并且,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西部开发的新10年,昊龙和云南首富马永升的财富之旅,前途不可限量!